智能硬件

当前位置:金沙棋牌 > 智能硬件 > 黑水城契约,我国古代契约的重要组成

黑水城契约,我国古代契约的重要组成

来源:http://www.logblo.com 作者:金沙棋牌 时间:2019-11-03 14:34

我国契约传统源远流长。从进入阶级社会之初到民国时期,约有4000多年的历史,其间产生的契约不计其数,绝大部分毁于社会动荡、人口迁徙和自然灾害,有专家曾估计,保留下来的只有十万件左右。但从近年对徽州文书、清水江文书、宁波文书、福建文书以及太行山文书的发现整理情况来看,远远不止这个数字。这些契约文书的产生时间以明清和民国居多,元代以前较少。长期以来,学界研究的重点集中在居延汉代契约、新疆魏唐契约、敦煌唐宋契约以及包括徽州文书为代表的明清到民国契约,对辽宋夏金元契约关注较少。

内容摘要:长期以来,学界研究的重点集中在居延汉代契约、新疆魏唐契约、敦煌唐宋契约以及包括徽州文书为代表的明清到民国契约,对辽宋夏金元契约关注较少。黑水城出土的西夏契约与敦煌吐鲁番所出唐宋契约、元代高昌等地所出回鹘文契约类似,均将订立时间放在契约的开头。至于纪年,西夏契约有三种方式:一种是西夏汉文契约中常见的年号纪年,即“年号+年代”,如英藏和俄藏裴松寿处典麦契中的“天庆十一年”年款,李春狗扑买饼房契中的“光定十二年”年款,这或许和两件契约的收纳人裴松寿和王元受均为汉人有关。但由于契约多是由债主、雇主收管,用来约束对方,所以钱粮借贷契约的债主、雇用契约的雇主、买卖契约的买主、回聘婚书中的男方人物、收付契的原借人本无必要署名。

2016年09月08日,《光明日报》第16版国家社科基金专版刊登了我校杜建录教授题为《黑水城契约:中国古代契约的重要组成》一文。文章在梳理我国古代不同时期契约的基础上,介绍了黑水城出土的西夏元代契约概况,通过与敦煌、吐鲁番等地出土的唐、五代、宋代契约的比较,阐述了黑水城出土契约的特点及其在中国古代契约中的重要价值和意义。

金沙棋牌 1

上世纪初,我国内蒙古额济纳旗黑水古城出土的黑水城文献约有一万多个编号,有的编号是一件,有的编号是多件乃至十多件,包括西夏文、汉文以及其他民族文字文献,主要收藏在俄、中、英等国。这些文献除大量佛经外,还有相当数量的社会文书,已发现的俄藏西夏文社会文书就有1500件之多,其中契约多达500余件,包括卖地、租地、卖畜、雇畜、贷粮、贷钱、借物、典工、卖人口等。俄藏黑水城汉文契约比较重要的有《西夏光定十二年李春狗等扑买饼房契》《西夏天庆年间裴松寿处典麦契》《西夏天盛十五年王受贷钱契》等。英国收藏的黑水城汉文契约以《西夏天庆年裴松寿典当文契》最为著名。

关键词:文书;纪年;年号;敦煌;元代契约;粮食;属相;借贷契约;称谓;吐蕃

全文转载如下:

基本信息:

中国藏黑水城文书主要是1983年至1984年黑水城考古发掘中出土的,其中契约全部是元代文书,最早为元成宗大德二年,最晚至北元昭宗宣光元年,前后跨度达73年之久。有借粮契、借钱契、租赁契、雇佣契、买卖契、合伙契、揽脚契、婚书、收付契等,总共67件,其中借贷契约46件(借粮契20件,借钱契6件,借物契2件和残屑18件)。

作者简介:

黑水城契约:我国古代契约的重要组成

作者:孙继民,宋坤,陈瑞青,杜立晖 著

黑水城出土的夏、元契约在继承前代传统的同时,自身也在发展变化中,即元代契约的内容、格式和西夏多有不同。

  我国契约传统源远流长。从进入阶级社会之初到民国时期,约有4000多年的历史,其间产生的契约不计其数,绝大部分毁于社会动荡、人口迁徙和自然灾害,有专家曾估计,保留下来的只有十万件左右。但从近年对徽州文书、清水江文书、宁波文书、福建文书以及太行山文书的发现整理情况来看,远远不止这个数字。这些契约文书的产生时间以明清和民国居多,元代以前较少。长期以来,学界研究的重点集中在居延汉代契约、新疆魏唐契约、敦煌唐宋契约以及包括徽州文书为代表的明清到民国契约,对辽宋夏金元契约关注较少。

作者:杜建录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种类有所不同。借贷契、买卖契(卖地、卖畜、卖人口)、租赁契两个朝代均有,雇身契、合伙契、揽脚契、合同婚书、收付契只在元代契约文书中出现。同是租赁契,夏、元两代也有很大区别,西夏租田地契量非常大,元代只有一件,西夏的租赁饼房契是有“竞标”的扑买,而元代的租房契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出租,这反映了西夏和同时期的宋朝一样,封建租佃制得以发展;而蒙古族入主北方后,推行农奴制和屯田制,限制了封建租佃制的发展。合伙契和揽脚契是黑水城元代契约的特色,西夏黑水地区有“脚户”“脚家”存在,他们在“揽脚”过程中是否签订契约,有待资料的进一步发掘。

  上世纪初,我国内蒙古额济纳旗黑水古城出土的黑水城文献约有一万多个编号,有的编号是一件,有的编号是多件乃至十多件,包括西夏文、汉文以及其他民族文字文献,主要收藏在俄、中、英等国。这些文献除大量佛经外,还有相当数量的社会文书,已发现的俄藏西夏文社会文书就有1500件之多,其中契约多达500余件,包括卖地、租地、卖畜、雇畜、贷粮、贷钱、借物、典工、卖人口等。俄藏黑水城汉文契约比较重要的有《西夏光定十二年李春狗等扑买饼房契》《西夏天庆年间裴松寿处典麦契》《西夏天盛十五年王受贷钱契》等。英国收藏的黑水城汉文契约以《西夏天庆年裴松寿典当文契》最为著名。

《光明日报》(2016年09月08日16版)

出版时间:2014年10月

年款位置与纪年方式有所变化。黑水城出土的西夏契约与敦煌吐鲁番所出唐宋契约、元代高昌等地所出回鹘文契约类似,均将订立时间放在契约的开头;与之相反,徽州文契自南宋以来就将立契时间书写于契约尾部。到了元代,亦集乃路契约开始将立契时间置于契约尾部,改变了西夏时期黑水地区将立契时间放在开头的格式。

  中国藏黑水城文书主要是1983年至1984年黑水城考古发掘中出土的,其中契约全部是元代文书,最早为元成宗大德二年(1298),最晚至北元昭宗宣光元年(1371),前后跨度达73年之久。有借粮契、借钱契、租赁契、雇佣契、买卖契、合伙契、揽脚契、婚书、收付契等,总共67件,其中借贷契约46件(借粮契20件,借钱契6件,借物契2件和残屑18件)。

我国契约传统源远流长。从进入阶级社会之初到民国时期,约有4000多年的历史,其间产生的契约不计其数,绝大部分毁于社会动荡、人口迁徙和自然灾害,有专家曾估计,保留下来的只有十万件左右。但从近年对徽州文书、清水江文书、宁波文书、福建文书以及太行山文书的发现整理情况来看,远远不止这个数字。这些契约文书的产生时间以明清和民国居多,元代以前较少。长期以来,学界研究的重点集中在居延汉代契约、新疆魏唐契约、敦煌唐宋契约以及包括徽州文书为代表的明清到民国契约,对辽宋夏金元契约关注较少。

版次:1

至于纪年,西夏契约有三种方式:一种是西夏汉文契约中常见的年号纪年,即“年号+年代”,如英藏和俄藏裴松寿处典麦契中的“天庆十一年”年款,李春狗扑买饼房契中的“光定十二年”年款,这或许和两件契约的收纳人裴松寿和王元受均为汉人有关;另一种是西夏文契约中普遍使用的年号纪年与干支纪年并用,即“年号+干支+年代”,如“天盛癸未十五年”,这是正规的纪年法,有时也省作“年号+干支”,如“乾祐壬辰年”;另有年号纪年与属相纪年并用,即“年号+属相”,如“天庆虎年”“光定兔年”。公元五到九世纪的敦煌吐鲁番出土契约,唐朝统治时期用年号纪年,吐蕃统治时期则采用属相纪年。党项人与吐蕃有着密切的文化联系,用属相纪年也许受吐蕃影响。《宋史·吐蕃传》记载刘涣出使吐蕃,唃厮啰“道旧事则数十二辰属,曰兔年如此,马年如此”。不过,西夏文契约在使用属相纪年时,通常在与年号纪年并用,形成“年号+属相”,使契约的签订年代更加精确。进入元朝后,这种纪年方式被沿用了下来。

  黑水城出土的夏、元契约在继承前代传统的同时,自身也在发展变化中,即元代契约的内容、格式和西夏多有不同。

上世纪初,我国内蒙古额济纳旗黑水古城出土的黑水城文献约有一万多个编号,有的编号是一件,有的编号是多件乃至十多件,包括西夏文、汉文以及其他民族文字文献,主要收藏在俄、中、英等国。这些文献除大量佛经外,还有相当数量的社会文书,已发现的俄藏西夏文社会文书就有1500件之多,其中契约多达500余件,包括卖地、租地、卖畜、雇畜、贷粮、贷钱、借物、典工、卖人口等。俄藏黑水城汉文契约比较重要的有《西夏光定十二年李春狗等扑买饼房契》《西夏天庆年间裴松寿处典麦契》《西夏天盛十五年王受贷钱契》等。英国收藏的黑水城汉文契约以《西夏天庆年裴松寿典当文契》最为著名。

印刷时间:2014年10月

  种类有所不同。借贷契(贷粮、贷物、贷钱)、买卖契(卖地、卖畜、卖人口)、租赁契(租地、租房)两个朝代均有,雇身契、合伙契、揽脚契、合同婚书、收付契只在元代契约文书中出现。同是租赁契,夏、元两代也有很大区别,西夏租田地契量非常大,元代只有一件,西夏的租赁饼房契是有“竞标”的扑买,而元代的租房契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出租,这反映了西夏和同时期的宋朝一样,封建租佃制得以发展;而蒙古族入主北方后,推行农奴制和屯田制,限制了封建租佃制的发展。合伙契和揽脚契是黑水城元代契约的特色,西夏黑水地区有“脚户”“脚家”存在,他们在“揽脚”过程中是否签订契约,有待资料的进一步发掘。

中国藏黑水城文书主要是1983年至1984年黑水城考古发掘中出土的,其中契约全部是元代文书,最早为元成宗大德二年,最晚至北元昭宗宣光元年,前后跨度达73年之久。有借粮契、借钱契、租赁契、雇佣契、买卖契、合伙契、揽脚契、婚书、收付契等,总共67件,其中借贷契约46件(借粮契20件,借钱契6件,借物契2件和残屑18件)。

印次:1

  年款位置与纪年方式有所变化。黑水城出土的西夏契约与敦煌吐鲁番所出唐宋契约、元代高昌等地所出回鹘文契约类似,均将订立时间放在契约的开头;与之相反,徽州文契自南宋以来就将立契时间书写于契约尾部。到了元代,亦集乃路契约开始将立契时间置于契约尾部,改变了西夏时期黑水地区将立契时间放在开头的格式。

黑水城出土的夏、元契约在继承前代传统的同时,自身也在发展变化中,即元代契约的内容、格式和西夏多有不同。

ISBN:9787509764749

  至于纪年,西夏契约有三种方式:一种是西夏汉文契约中常见的年号纪年,即“年号+年代”,如英藏和俄藏裴松寿处典麦契中的“天庆十一年”年款,李春狗扑买饼房契中的“光定十二年”年款,这或许和两件契约的收纳人裴松寿和王元受均为汉人有关;另一种是西夏文契约中普遍使用的年号纪年与干支纪年并用,即“年号+干支(天干、地支)+年代”,如“天盛癸未十五年”,这是正规的纪年法,有时也省作“年号+干支(天干、地支)”,如“乾祐壬辰年”;另有年号纪年与属相纪年并用,即“年号+属相”,如“天庆虎年”“光定兔年”。公元五到九世纪的敦煌吐鲁番出土契约,唐朝统治时期用年号纪年,吐蕃统治时期则采用属相纪年。党项人与吐蕃有着密切的文化联系,用属相纪年也许受吐蕃影响。《宋史·吐蕃传》记载刘涣出使吐蕃,唃厮啰“道旧事则数十二辰属,曰兔年如此,马年如此”。不过,西夏文契约在使用属相纪年时,通常在与年号纪年并用,形成“年号+属相”,使契约的签订年代更加精确。进入元朝后,这种纪年方式被沿用了下来。

种类有所不同。借贷契、买卖契(卖地、卖畜、卖人口)、租赁契两个朝代均有,雇身契、合伙契、揽脚契、合同婚书、收付契只在元代契约文书中出现。同是租赁契,夏、元两代也有很大区别,西夏租田地契量非常大,元代只有一件,西夏的租赁饼房契是有“竞标”的扑买,而元代的租房契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出租,这反映了西夏和同时期的宋朝一样,封建租佃制得以发展;而蒙古族入主北方后,推行农奴制和屯田制,限制了封建租佃制的发展。合伙契和揽脚契是黑水城元代契约的特色,西夏黑水地区有“脚户”“脚家”存在,他们在“揽脚”过程中是否签订契约,有待资料的进一步发掘。

 

年款位置与纪年方式有所变化。黑水城出土的西夏契约与敦煌吐鲁番所出唐宋契约、元代高昌等地所出回鹘文契约类似,均将订立时间放在契约的开头;与之相反,徽州文契自南宋以来就将立契时间书写于契约尾部。到了元代,亦集乃路契约开始将立契时间置于契约尾部,改变了西夏时期黑水地区将立契时间放在开头的格式。

作者简介:

至于纪年,西夏契约有三种方式:一种是西夏汉文契约中常见的年号纪年,即“年号+年代”,如英藏和俄藏裴松寿处典麦契中的“天庆十一年”年款,李春狗扑买饼房契中的“光定十二年”年款,这或许和两件契约的收纳人裴松寿和王元受均为汉人有关;另一种是西夏文契约中普遍使用的年号纪年与干支纪年并用,即“年号+干支+年代”,如“天盛癸未十五年”,这是正规的纪年法,有时也省作“年号+干支”,如“乾祐壬辰年”;另有年号纪年与属相纪年并用,即“年号+属相”,如“天庆虎年”“光定兔年”。公元五到九世纪的敦煌吐鲁番出土契约,唐朝统治时期用年号纪年,吐蕃统治时期则采用属相纪年。党项人与吐蕃有着密切的文化联系,用属相纪年也许受吐蕃影响。《宋史·吐蕃传》记载刘涣出使吐蕃,唃厮啰“道旧事则数十二辰属,曰兔年如此,马年如此”。不过,西夏文契约在使用属相纪年时,通常在与年号纪年并用,形成“年号+属相”,使契约的签订年代更加精确。进入元朝后,这种纪年方式被沿用了下来。

  杜立晖,男,1976年5月出生,山东滨州人,历史学博士,滨州学院讲师。于山东省滨州学院黄河三角洲文化研究所工作,兼任中国唐史学会会员、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会员、中国元史学会会员。主要研究方向为黑水城文献、黄河三角洲历史文化。先后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子课题、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项目、山东省社科规划重点项目多项,获山东省社科优秀成果奖多项。

契内人物称谓和专有名词趋于统一。敦煌吐鲁番出土的唐、五代时期契约内相关人物的称谓名目繁多,以借贷契约中债务人称谓为例,即有负钱人、贷麦、贷练、贷钱、贷物、举人、举钱、举练、举麦人、取钱、取麦、取褐人、便人、便豆、便麦、便粟、便种子豆麦、便麦粟人、便麦僧、欠物人、还绢人等23种之多。西夏时期的契约中,相关人物称谓的种类相比起唐五代时期有所减少,如“立契约者”“还谷者”“借者”等,到元代,亦集乃路粮食借贷契约债务人的称谓大部分是“立借麦文字人”。

 

从西夏到元朝,契内的专有名词同样也随着称谓的规范而逐渐统一。仍以借贷契约中的粮食称谓为例,西夏文契约中所借粮食主要是麦和杂,麦即细粮小麦,杂指大麦、糜、谷等杂粮。也许是为了防止在借出和还贷时因粮食种类记载不清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元代亦集乃路契约中不再使用“杂”的概念,无论小麦、大麦、糜子还是加工成的米,都在契纸上写得一清二楚。

  孙继民,l955年出生,河北邯郸人,l985年武汉大学历史系研究生毕业,获历史学硕士学位,2001年获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任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副院长,河北师范大学兼职教授,邯郸学院特聘教授,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学科评审组专家。社会兼职有中国唐史学会副会长、河北省史学会会长。

增加契约关系发生的缘由。唐、五代时期的敦煌契约经常会写明其缘由,如“欠少匹帛”“缺钱支纳”“无粮用”等。西夏时期的契约一般不书写契约关系发生的缘由,贷粮食当然是缺少粮食,书写借贷理由似乎成为程序性的赘语。而元代亦集乃路契约多有契约关系发生原因的陈述,诸如“要麦使用”“短少种子”“缺少口粮”“要钱使用”等。显然,黑水城元代契约在发生缘由方面,更接近唐五代时期的敦煌契约。

 

详细代保人的职责。在借贷和租赁契约中,为保证物主能够收回本利,需要在契约中写明借债人和承租人需要按时归还,如逾期不还,一般会有惩罚措施。西夏契约一般只写明借债人逾期不还债时,“一石罚二石”,没有同借者的连带责任,只有《西夏光定十二年李春狗等扑买饼房契》提到“如本人不迴与不办之时,一面契内有名人当管填还数足,不词”,属于目前所见强调同立契人连带责任的文契。黑水城元代契约继承了唐宋以来“如负债者逃,保人代偿”的原则,写入债务人无力偿还,则由保人代偿的文字,“如本人见在不办,闪趟失走,一面同取代保人替还,无词”。

  宋坤,1983年出生,河北南皮人,现为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在读博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为唐宋出土文献,合著有《俄藏黑水城汉文非佛教文献整理与研究》一书。

契文其他内容书写趋于谨慎。黑水城元代契约对关键要素的表述更为谨慎仔细。西夏借贷、租赁、买卖契约中凡涉及粮食交易的一般不描述量器形制,元代借贷契约则在粮食数量前写上大斗、市斗、官斗等量器,以防止粮食借还时因斗的大小不一而引发争执。同时,为便于日后追究或诉讼,元代契约一般都要写明当事人的住址,如“亦集乃路耳卜渠住人”“亦集乃东关住人”“沙立渠住人”“亦集乃路在城住人”“亦集乃路正街住坐”等。

金沙棋牌, 

契约尾部署名也有变化。元代契约尾部多为立约一方与官牙人、知见人等第三方署名,另一方通常不署名。敦煌吐鲁番出土南北朝隋唐契约中,部分契约还存在着立约双方均署名的现象,这显然是继承了先秦以来传统的“合同”立契形式。但由于契约多是由债主、雇主收管,用来约束对方,所以钱粮借贷契约的债主、雇用契约的雇主、买卖契约的买主、回聘婚书中的男方人物、收付契的原借人本无必要署名。元代亦集乃路订约双方均署名的只有合伙契一种,反映古老的“合同”立契形式,最终服务于契约的现实作用而逐渐消亡。

  陈瑞青,l977年出生,河北沧县人,历史学博士,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从事黑水城文献和河北地方史研究,在《中国史研究》《民族研究》《南京师大学报》《敦煌研究》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三十余篇。

契约尾部画押的演化。西夏契约中画押分为画指和符号两种,符号画押是指当事人在自己的名字下画上代表自己的特有符号,画指是在契约中自己的名下或名旁比对手指,在指尖和两节指关节上画上横线。到了元朝,符号画押仍然广泛使用,而很少见到画指。

 

链接:

内容简介:

  本书主要是对考古发现的全部西夏汉文非佛教文献(包括俄藏、英藏、中国藏、日本藏)进行了全面整理和研究,共分为整理编与研究编两大部分。其中整理编是对文献进行的文书学整理,主要是释录和校勘文字,包括定名、题解、录文、标点、校记和参考文献等;研究编则是对整理编部分文献进行历史学研究,主要涉及西夏榷场制度、封爵制度、军事制度、官职制度等相关问题。

 

目录

前言/1

整理编

凡例/3

《俄藏黑水城文献》所收西夏汉文佛经序跋/6

  第1册/6

    一 西夏天庆二年(1195)皇太后罗氏印施《佛说转女身经》发愿文/6

    二 西夏人庆三年(1146)御史台正直本等印施《妙法莲华经》发愿文/8

    三 西夏天庆二年(1195)皇太后罗氏印施《佛说转女身经》发愿文/10

    四 西夏天庆二年(1195)皇太后罗氏印施《佛说转女身经》发愿文/13

    五 西夏乾祐二十年(1189)皇后罗氏印施《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题记/14

    六 西夏乾祐二十年(1189)皇后罗氏印施《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题记/16

  第2册/17

    一 西夏皇建元年(1210)圣普化寺连批张盖、副使沙门李智宝印施《佛说大乘圣

      无量寿决定光明王如来陀罗尼经一卷》及《佛说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发愿文/17

    二 西夏皇建元年(1210)圣普化寺连批张盖、副使沙门李智宝印施《佛说大乘圣无量寿决定光明王如来陀罗尼经一卷》及《佛说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发愿文残片/19      

    三 西夏乾祐二十年(1189)皇后罗氏印施《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题记/21

    四 西夏乾祐二十年(1189)皇后罗氏印施《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题记/22

    五 西夏乾祐二十年(1189)皇后罗氏印施《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题记/23

    六 西夏乾祐二十年(1189)仁宗印施《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发愿文/24

    七 西夏乾祐二十年(1189)仁宗印施《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发愿文/27

    八 西夏乾祐二十年(1189)皇后罗氏印施《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题记/29

    九 西夏乾祐二十年(1189)皇后罗氏印施《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题记/30

    十 西夏天庆十三年(1161)某印施《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题记/32

    十一 西夏乾祐二十年(1189)仁宗印施《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发愿文/33

    十二 西夏大安十年(1084)大延寿寺沙门守琼印施《大方广佛花严经卷第四十》发愿文/35

    十三 西夏天庆三年(1196)皇太后罗氏印施《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发愿文/36

    十四 西夏天庆三年(1196)皇太后罗氏印施《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发愿文/40

  第3册/42

    一 西夏刻本《高王观世音经》序言/42

    二 西夏刻本《高王观世音经》序言/44

    三 西夏某年呱呱等印施《佛说父母恩重经》发愿文/45

    四 西夏乾祐十五年(1184)仁宗印施《佛说圣大乘三皈依经》发愿文/47

    五 西夏乾祐十五年(1184)仁宗印施《佛说圣大乘三皈依经》发愿文/50

    六 西夏天盛十九年(1167)秦晋国王印施《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发愿文/52

    七 西夏天盛十九年(1167)仁宗印施《佛说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御制后序/55

    八 西夏乾祐十五年(1184)尚座袁宗鉴等印施《佛说金轮佛顶大威德炽盛光如来陀罗尼经》发愿文/57

    九 西夏天庆七年(1200)仇彦忠印施《圣六字增寿大明陀罗尼经》题记/59

    十 西夏乾祐十六年(1185)比丘智通印施《六字大明王功德略》题记/60

    十一 西夏某年某人印施《佛说业报差别经》等题记残片/60

    十二 西夏乾祐十五年(1184)仁宗印施《圣大乘胜意菩萨经》发愿文/62

    十三 西夏天庆三年(1196)皇太后罗氏印施《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发愿文/64

  第4册/65

    一 西夏天赐礼盛国庆五年(1073)陆文政印施《夹颂心经》发愿文/65

    二 西夏某年仁宗印施《圣观自在大悲心总持功能依经录》等御制后序发愿文/67

    三 西夏某年仁宗印施《圣观自在大悲心总持功能依经录》等御制后序发愿文/71

    四 西夏刻本《高王观世音经》序言残片/74

    五 西夏天盛四年(1152)邠州开元寺僧刘德真印施《注华严法界观门》序文残片/75

    六 西夏天盛四年(1152)邠州开元寺僧刘德真印施《注华严法界观门》发愿文/76

    七 西夏刻本《弥勒上生经讲经文》印施题记/78

    八 西夏刻本《密咒圆因往生集录》印施题记/79

  第6册/81

    一 西夏皇建二年(1211)写本《亲集耳传观音供养赞叹》集校题记/81

《俄藏敦煌文献》所收西夏汉文文献/83

  第5册/83

    一 西夏写本《星占流年》残片/83

  第17册/85

    一 西夏光定十二年(1222)李春狗、刘番家等扑买王元受烧饼房契/85

    二 西夏刻本《具注历》残片/87

    三 西夏刻本《具注历》残片/88

    四 西夏刻本《具注历》残片/89

    五 西夏刻本《具注历》残片/90

    六 西夏乾祐廿四年(1193)文书残片/91

    七 西夏直多昌磨彩借钱契残片/92

《英藏黑水城文献》所收西夏汉文文献/95

  第1册/95

    一 西夏刻本《具注历》残片/95

    二 西夏刻本《具注历》残片/96

  第3册/97

    一 西夏天庆年间裴松寿处典糜麦契约残片/97

    二 西夏天庆十一年(1204)裴松寿处典糜麦契约残片/98

    三 西夏天庆年间裴松寿处典糜麦契约残片/99

    四 西夏天庆年间裴松寿处典糜麦契约残片/100

  第4册/101

    一 西夏马匹草料帐簿残片(一)/101

    二 西夏马匹草料帐簿残片(二)/105

    三 西夏南边榷场使申银牌安排官状为刘屎块等博买货物扭算收税事/108

    四 西夏南边榷场使申银牌安排官状为某府住户博买货物扭算收税事/110

  第5册/111

    一 西夏天庆十三年(1206)裴松寿处典糜麦契约残片/111

    二 西夏天庆十三年(1206)裴松寿典处典糜麦契约残片/113

    三 西夏天庆十三年(1206)裴松寿处典糜麦契约残片/114

    四 西夏天庆十三年(1206)裴松寿典典糜麦契约残片/116

《斯坦因第三次中亚考古所获汉文文献(非佛经部分)》所收西夏汉文文献/118

  第1册/118

    一 西夏天庆十一年(1204)裴松寿处典糜麦契约残片/118

    二 西夏天庆十一年(1204)裴松寿处典糜麦契约残片/122

    三 西夏夏汉双文文书残片/127

  第2册/129

    一 西夏天赐礼盛国庆二年(1070)文书残片/129

    二 西夏乾祐年间文书残片/130

《中国藏西夏文献》所收西夏汉文文献/131

  第15册/131

    一 西夏写本佚名《诗集》残卷/131

    二 西夏乾祐十一年(1180)仁宗印施《佛说三十五佛名经》发愿文/167

  第16册/171

    一 西夏嵬名法宝达地契残片/171

    二 西夏借米契约残片/173

    三 西夏刻本《番汉合时掌中珠》残页/173

    四 西夏布告残片/174

    五 西夏经略司文书残片/174

    六 西夏李伴狗等欠钱文书残片/175

    七 西夏某司申文残片/175

    八 西夏光定二年(1212)某司申西路乐府□勾管所文残片/177

    九 西夏写本《人庆二年(1145)日历》残页/178

    十 西夏文书残片/179

  第17册/180

    一 西夏文、汉文合璧写本《历书》残片/180

  第18册/180

    一 西夏天祐民安五年(1094)凉州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铭/180

    二 金正隆四年(1159)吴旗金夏画界碑/184

    三 西夏乾祐七年(1176)黑水河建桥敕碑/185

    四 西夏6号陵东碑亭出土石雕人像碑座题刻/187

    五 甘肃永靖炳灵寺汉文题刻/188

    六 西夏陵戳印字砖/188

    七 拜寺沟方塔戳印字砖/188

    八 贺兰县宏佛塔戳印字砖/189

    九 灵武窑西夏瓷刻字棋子/189

    十 灵武窑西夏刻汉文瓷器残片/190

    十一 灵武窑西夏印刻字瓷砚/190

    十二 黑釉瓷瓶刻字/191

    十三 敦煌莫高窟第61窟汉文题记/191

    十四 敦煌莫高窟第61窟西夏天庆五年(1115)汉文题记/193

    十五 敦煌莫高窟第78窟西夏乾祐三年(1172)汉文题记/194

    十六 敦煌莫高窟第205窟西夏天庆九年(1202)汉文题记/194

    十七 敦煌莫高窟第229窟西夏天庆四年(1114)汉文题记/195

    十八 敦煌莫高窟第443窟西夏光定乙卯(1219)汉文题记/195

    十九 安西榆林窟第16窟西夏天赐礼盛国庆五年(1074)汉文题记/195

    二十 安西榆林窟第19窟西夏乾祐二十四年(1193)汉文题记/197

    二十一 拜寺沟方塔塔心柱西夏大安二年(1076)墨书题记/198

    二十二 西夏天庆五年(1115)故考任西经略司都案刘德仁木缘塔题记/200

    二十三 西夏天庆年间任西路经略司兼安排官□两处都案刘仲达及妻木缘塔题记/201

    二十四 西夏乾祐廿三年(1192)窦依凡买地冥契/202

    二十五 灵武窑西夏瓷汉文墨书204

    二十六 贺兰县宏佛塔天宫藏西夏文、汉文残绢/205

    二十七 贺兰县宏佛塔出土赵仲汉文发愿幡带/205

  附 一 西夏天盛七年(1155)某参知政事碑/206

    二 金正隆四年(1159)白草原金夏画界碑/208

《日本藏西夏文文献》所收西夏汉文文献/210

  一 西夏夏汉合璧典谷契残片/210

  二 西夏光定五年(1215)夏汉合璧典粮契残片/212

  三 西夏光定年间夏汉合璧典粮契残片/213

  四 西夏夏汉合璧典粮契残片/214

  五 西夏天庆年间夏汉合璧典粮契约残片/216

  六 西夏夏汉合璧典粮契约残片/219

  七 西夏典麦契约残片/223

  八 西夏夏汉合璧典谷契约残片/224

  九 西夏文《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施经题记/226

  十 西夏典粮契约残片/226

《法藏敦煌西夏文文献》所收西夏汉文文献/229

  一 西夏习抄《孟子·万章下》残片/229

  二 西夏刻本书籍残片/230

  三 西夏文书残片/230

  四 西夏文书残片/231

  五 西夏僧录管主八施大藏经题记/232

  六 西夏刻本书籍残片/233

  七 西夏文书残片/233

 

疑似文书

《俄藏敦煌文献》/237

  第13册/237

    一 文书残片/237

  第17册/238

    一 户籍残片/238

    二 支料文书残片/238

    三 《论周郑交质》文稿残片/239

    四 文书残片/241

    五 文书残片/241

    六 斛斗文书残片/242

    七 文书残片/243

    八 文书残片(一)/243

    九 文书残片(二)/244

    十 文书残片(三)/244

    十一 文书残片/245

    十二 文书残片/245

    十三 文书残片/246

    十四 文书残片/246

    十五 入白衣舍文书残片/247

    十六 紫绢等文书残片/248

    十七 文书残片/248

    十八 麦料斛斗文书残片/249

    十九 霍守忠申状为打造镔铁刀事残片/250

    二十 将信使□孙义文书残片(一)/250

    二十一 将信使□孙义文书残片(二)/251

    二十二 古医方残片/252

    二十三 讹成奴等典物文书残片/253

    二十四 面肉文书残片/254

    二十五 文书残片/255

    二十六 文书残片/255

    二十七 习字残片/256

    二十八 文书残片/257

    二十九 习抄《千字文》等残片/258

《英藏黑水城文献》/260

  第1册/260

    一 文书残片/260

    二 文书残片/260

    三 刻本音韵书残页/261

  第4册/261

    一 文书残片/261

    二 杂物帐簿残片/262

    三 大麦文书残片/263

    四 兰州军司文书残片/263

    五 刻本音韵书残页/264

    六 医人文书残片/265

    七 文书残片/265

    八 骆驼草料文书残片/266

    九 文书残片/267

《斯坦因第三次中亚考古所获汉文文献(非佛经部分)》/268

  第1册/268

    一 契约残片/268

    二 文书残片/269

    三 刻本《孙真人千金方》残页/270

    四 习字残片/271

    五 文书残片/272

    六 文书残片/272

    七 抄本残片/272

    八 文书残片/273

    九 文书残片/273

    十 文书残片/274

    十一 习写残片/275

    十二 刻本古籍残页/276

    十三 刻本音韵书残页/278

    十四 占卜文书残片/278

  第2册/279

    一 药方残片/279

    二 文书残片/280

    三 文书残片/281

    四 帐簿残片/281

    五 刻本残片/282

    六 传文残片/282

    七 文书残片/283

    八 文书残片/284

    九 书信残片/284

    十 文书残片/285

    十一 文书残片/285

    十二 小梁文书残片/285

    十三 文书残片/286

    十四 文书残片/286

    十五 墨印/287

    十六 文书残片/287

    十七 文书残片/288

    十八 大麦文书残片/288

    十九 刻本残片/289

    二十 诉状残片/290

    二十一 文书残片/290

    二十二 文书残片/291

    二十三 文书残片/291

    二十四 文书残片/292

    二十五 文书残片/292

    二十六 文书残片/293

    二十七 文书残片/293

    二十八 契约残片/294

    二十九 文书残片/294

    三十 文书残片/295

    三十一 文书残片/295

    三十二 王柯文书残片/296

    三十三 朱印残片/297

    三十四 拜帖残片/297

    三十五 文书残片/298

    三十六 贡帖残片/298

    三十七 文书残片/298

    三十八 文书残片/299

    三十九 习字残片/299

    四十 残片一组/300

    四十一 文书残片/302

    四十二 文书残片/302

    四十三 文书残片/303

    四十四 文书残片/303

    四十五 刻本古籍残页/304

    四十六 斛斗文书残片/305

    四十七 书信残片/306

    四十八 刻本《星宿分野方神州兽附配玄义》残页/307

    四十九 习字残片/312

    五十 用料文书残片/312

    五十一 文书残片/314

    五十二 祭文残片/314

    五十三 中药名残片/315

    五十四 文书残片/316

    五十五 曹司文书残片/316

    五十六 旧衣衫等帐历残片/317

    五十七 判官文书残片/319

    五十八 文书残片/319

    五十九 麦斛斗文书残片/320

    六十 文书残片/320

    六十一 刻本古籍残页/321

    六十二 白文刻本《论语》残页/321

    六十三 道书残片(一)/322

    六十四 道书残片(二)/323

    六十五 刻本古籍残页/324

    六十六 刻本《历书》残页/325

    六十七 道书残片/325

    六十八 钱钞文书残片/326

    六十九 文书残片(一)/326

    七十 文书残片(二)/327

    七十一 文书残片(三)/327

    七十二 文书残片/328

    七十三 书信残片/329

    七十四 《笙歌行》残片/329

    七十五 医书残片/330

    七十六 写本《蒙求》残页/331

《斯坦因第三次中亚探险所获甘肃新疆出土汉文文书

  ——未经马斯伯乐刊布的部分》/333

  一 文书残片/333

  二 文书残片/333

《日本藏西夏文文献》/335

  一 刻本《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残片/335

 

研究编

《俄藏黑水城汉文非佛教文献整理与研究》所收西夏文献补释/339

黑水城文献与中国古代史研究/394

俄藏黑水城西夏汉文文献数量构成及经济类文献价值/401

南边榷场使文书所见西夏出口商品边检制度试探/408

从黑水城文献看西夏榷场管理体制/417

黑水城所出《西夏榷场使文书》所见川绢、河北绢问题补释/430

俄藏黑水城TK205号文书年代性质辨析——西夏乾祐年间材植文书再研究之一/440

俄藏黑水城TK27P西夏文佛经背裱补字纸残片性质辨析——西夏乾祐年间材植文书再研究之二/449

宁夏宏佛塔所出幡带汉文题记考释/455

俄藏黑水城西夏光定十三年杀人状再探/466

关于两件黑水城西夏汉文文书的初步研究/475

 

附录

闽宁村西夏墓墓主蠡测/491

天祝县出土西夏文“首领印”质疑/502

元代西夏遗民踪迹的新发现——元《重修鹿泉神应庙碑》考释/509

元代唐兀人李爱鲁墓志考释/524

黑水城出土西夏文《仁王经》残片考释/534

 

后记/541  

本文由金沙棋牌发布于智能硬件,转载请注明出处:黑水城契约,我国古代契约的重要组成

关键词: